中国男女比例失调 2020年中国将有3000万到4000万光棍

发布日期:2014-12-16    类别:中国

“2020年中国将有3000万到4000万光棍汉找不到老婆,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全国政协人口资源环境委员会副主任李伟雄指出我国性别比例失调的严重性。
数据显示:我国出生性别比高达117,即每出生100个女孩即有117个男孩出生;在不满20岁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出2000余万人,平均每个年龄男性比女性富余100多万人。由此人口专家预测:到2020年全国实现小康之日,将会有3000万至4000万处于婚育年龄的男青年无妻可娶。从2005年开始,性别比偏高造成众多婚龄男性找不到老婆的后果将开始逐渐显现出来。

出生婴儿性别比的恒定值:102-107
据资料表明,在不受干扰的情况下,世界各国出生婴儿性别比是基本一致的,一般在102-107的范围内,即每出生100个女婴时,男婴出生数为102个-107个。人口学家把这个指标称为出生婴儿性别比的恒定值。由于男婴死亡率略高于女婴,这样到婚龄期时男女性别比例就基本持平。

中国出生婴儿性别比:117:100
然而,根据中国政府于2000年进行的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全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7,即在出生的婴儿中,男女比率达到117:100,比正常值102至107高出很多。另据中国统计局最新调查显示,我国城市男女婴的性别比为112.8比100、镇为116.5比100、乡村为118.1比100。
上海常住人口出生婴儿性别比约为107:100; 深圳市出生人口男女性别比例为120.8∶100;北京流动人口在京出生的性别比例高达128∶100;重庆现在的男女比例为140∶100,海南、广东等省出生的性别比例竟然高达130:100以上。
孩次越高,性别比越高

全国统计表明:2000年生一胎的性比别为107.1,生两胎的性比别为151.9,生三胎的性比别达159.4。而据海南省的一项统计表明,生一胎的出生性比别为118.3,生两胎的达到119.4,生三胎的则高达233.3。也就是说,生的胎数越多,选择生男孩的越多。据估计,在中国每诞生一个新生命,就有2.5个婴儿被堕胎。每年至少有30000胎儿因为是女婴而被流产。
即在不满20岁的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出2000余万人,平均每个年龄男性比女性富余100多万人。由此人口专家预测:到2020年,将会有3000万至4000万处于婚育年龄的男青年无妻可娶。出生人口的性别比形势严峻,男孩多女孩少的问题日益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
为什么会比例如此失调?

影响出生婴儿性别比失衡的因素是众多而复杂的,总结归纳一下,我们可以细分为以下几个原因:
第一,传统重男轻女的思想。这不仅源于中国人的一个古老、朴素又直观的理论:不想在自己这代断子绝孙,何况“养仔好听”。更重要的是,随着中国人口素质的普遍提高,这种理论正向社会现实层面延伸。
第二,养儿防老的观念。据2003年数据显示,我国六十岁以上的老年人超过总人口的百分之十,而到本世纪中叶,这个数字将达到总人口的三成以上。据测算,未来25年,我国养老金缺口达到1.8万亿人民币,赤字运行时间二十多年,年均缺口700多亿,而且期待率只有58%左右。正如一位代表所说,面对这一连串的养老保障危机数字不得不使人联想到,缺乏必要的社会保障机制及利益补偿机制,将使部分人无法放弃“养儿防老”的观念,男性的“养老能力”明显更为实惠,因此这部分人选择“放弃”女婴,选择男婴。
第三,计划生育政策。有人把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调简单地归结为实行“提倡一对夫妇生一个孩子”的计划生育政策,这有失偏颇。越是在那些人口稠密的地区、越是在那些人口控制政策执行得严格的省份,出生性别比上扬的状况越明显。而像海南、广西等出生性别比失调严重的省市,恰恰是计划生育工作较为落后,生育率高、二孩和多孩出生比例较大的地方。而孩次越高,性别比越高。
第四,技术上可做胎儿性别鉴别。当B超等胎儿性别鉴定技术诞生并付之民用后,个人生育意愿最大化体现有了客观条件,生男育女也能由双亲来决定,这主要是指运用B超等医疗科技选择性流产、引产,还有轻视女婴造成的较高水平的女婴死亡率及溺弃女婴现象等,直接导致中国目前男女人口比例失调。
第五,社会管理的混乱。社会管理因素主要是指出生婴儿的漏报、瞒报。漏报是由于计划生育及有关部门在管理上由于人力、经费不足或管理方法不善引起的。被漏报的既有男婴,也有女婴。但瞒报则是由于生育政策作用于妇女、家庭生育意愿引起的,瞒报主要是女婴。
第六,男女社会地位不平等。在经济生活方面,妇女的资源获取机会仍普遍不利、收入水平仍普遍偏低、权益保障仍普遍显弱;在政治生活方面,妇女在国家和社会事务管理中、尤其是在领导权、决策权的参与度、参与层次、参与比例、参与渠道上受制仍较大。而经济、政治生活中的弱势又自然会延伸至妇女在现实的家庭、社会生活中的各个方面。
第七,农村以男性劳动力为主。农村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在农村,妇女的土地权益往往得不到保障,这也是人们希望要男孩的原因之一。中国政府已经在土地法中规定男女享有平等的土地权益,但是由于缺乏具体的细则和有效的保障措施,再加上女性出嫁后要到男方生活的传统,很多农村妇女无法分得本来就不多的土地。这样,没有男孩的家庭就面临著生产资料缺乏的问题。另外,在当前农村社会保障体系还不完善的情况下,独女户父母面临著老年赡养的难题。
性别比严重失调的背后——诸多的社会问题

出生性别比严重失调的问题,现在还很难看到严重的后果,但是10年20年之后,当这些孩子都到了婚娶年龄,对社会的影响就会迅速出现。也许有人会说,再过几十年中国人富了,可进口“新娘”,但很难想象每年进口成百上千万新娘将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几千万个男子汉没有合法的性伴侣是一个什么问题?李伟雄研究员一语道出了他的担忧:“出生婴儿的性别比严重失调将阻碍我国人口的和谐、持续和健康发展,并将大大引发买卖婚姻、拐卖妇女、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以及各种复杂的社会问题。”
4000万男从婚娶年龄无妻可娶。

近20年来出生性别比升高的积累效应已经显现出来,按90年代出生性别比外推,目前0∼20岁人口中男性多出女性大致相当于20岁3个年龄组的人口数量,“积累效应”已相当可观。如果畸高的出生性别比不能得到有效遏制,男性过剩的婚姻挤压会越来越严重。
在人口基数比较小的国家,女性人口的短缺,可以通过跨国婚姻和女性移民来解决问题。但在我国这样一个人口基数如此庞大的国家,女性人口的短缺,就很难以国际移民的方式觅求出路。
原来有一种说法,认为女性人口的短缺,可以通过婚龄差的拉大来解决未来婚龄年龄段人口的婚配问题。但在婴幼儿人口性别比持续上扬的情况下,这种结构性和累积性的失衡,就很难想象“男性人口可以在比自己年龄小的女性人口中寻找配偶”这种解决办法的可行性。因为“大哥哥”同期群与“小弟弟”同期群之间为争夺配偶而发生的人口冲突,会愈演愈烈。

犯罪率升高、婚配关系不稳定。
婚姻性别挤压对一夫一妻制家庭来说,是一股外来的冲击力。一个时期以来,在市场经济和交换价值升值“泛商品观念”作用下,婚外恋、第三者插足增多,离婚率持续上升,传统家庭的稳定受到威胁。
社会刑事案件增加。如果出生性别比升高得不到纠正,便会更多滋生这些不道德和丑恶社会现象,基本消失的买卖婚姻、童婚交换、拐卖妇女等会重新抬头,并且间接衍生性暴力犯罪、乱伦、人们社会心态畸变等严重的社会问题,家庭和社会不稳定风险系数增大。
男人抢女人的饭碗,就业压力大。
人是生产者和消费者的统一,婴儿出生性别比升高并带动劳动年龄人口性别比升高,对生产、交换、分配、消费将产生某些影响。男性劳动就业将变得更为困难,未来一二十年男性劳动力过剩和“就业性别挤压”将比较严重。一些女子占据生产绝对优势的行业,比如纺织、服务等,不得以只能让男子来承担。

孤寡老年女性将会减少,居家养老增加
从我国人口老龄化特点和社会经济发展相对滞后“时间差”实际出发,只能走社会养老、家庭养老和老年劳动者自我养老“三养”相结合的路子。鉴于目前出生性别比偏高实际,40年以后过低的老年性别比将会升高,孤寡老年女性将会减少,家庭养老在上述“三养”中的地位将得到加强,居家养老方式会有所增加。

人口严重萎缩
男多女少会给人口再生产带来严重障碍,造成人口严重萎缩。因为人口的再生产主要是通过母亲来实现的。女性在社会人口中比例的萎缩,必然会导致人口再生产能力的降低。
如何应对中国性别比失调

关爱女孩行动启动
国家人口计生委已经把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升高问题作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人口和计划生育工作的大事之一。北京市“关爱女孩行动”将以营造有利于女孩生活和发展的舆论氛围和社会环境,制定有利于女孩成长和计划生育女儿户的社会经济政策和社会保障制度,加强避孕为主的技术指导和服务,提高母婴保健水平,防止女婴非正常死亡为主。同时依法严肃查处从事非法产前性别鉴定和性别选择引产的违法行为,依法坚决打击溺弃女婴、拐卖女孩的犯罪活动。
产前性别鉴定要严打
北京市卫生局严格要求设有产前诊断技术的医疗保健机构不得擅自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对医学上需要进行胎儿性别鉴定的,由市卫生局指定的医疗保健机构进行。北京市卫生局将加强执法监督管理,严格要求医疗机构的产前诊断技术服务和产前筛查技术服务应当以医疗为目的,坚决反对以其为经济创收服务项目。

私自鉴定胎儿性别者将负刑责
由于缺乏针对性法律约束,个别人以“给胎儿鉴定性别”敛财。这让不少代表、委员要求立法禁止选择胎儿性别终止妊娠。据悉,高检考虑对此进行司法解释,擅自鉴别胎儿者将负刑责。杨魁孚委员表示,目前,我国相应的法律法规只是规定有这些违法行为的医生要受到经济处罚,对医生本身没有太大的压力。我国法律对此缺乏明确具体的打击规定,尤其是未规定追究刑事责任,对胎儿进行性别选择的违法者“只罚款不坐牢”而缺乏威慑力。
明天当你家里经济已步入了小康,你也许却会陷入了新的苦恼,因为你的儿子没有老婆可娶。
明天,为了争夺一个女孩,几个哥们也许会反目为仇,大打出手……
这一幕幕并非是幽默滑稽剧,而将是十年后的现实。
尽管实际的后果还要若干年后才能显现出来,但2005年以后,1985年出生的那批孩子进入婚龄,就慢慢会形成对婚姻的挤压。究竟会对社会、对经济产生多大的影响,目前无法下定论,可能中国的情况将会为全球在这方面的研究提供首个案例。明天的丑女也许不用再去美容,因为会有好几个帅哥在她身边争相献殷勤,使丑女变得充分自信。

相关文章

中国男女比例_中国男性占总人口比重历年变化
中国人口数量_中国1959-2020年历年人口数量统计
2015年中国人口控制在13.9亿
中国建立国家人口基础信息库 2015年初步完成
2015年中国人口高达14亿 城镇人口将超过农村
中国多部门联手推新型城镇化 人口土地财税等改
2014年中国人口数量 全国总人口数超过13亿6千万
脱贫成果显著 中国减少贫困人口6.6亿
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数量已超2亿 占总人口14.9%
2012年中国总人口13.54亿 男女性别比为117.70